从极乐原野到图书馆的书架

已添加 11月 05, 2017

早在 2012 年,考古学家便于红海 Wadi El-Jarf 处的古埃及港口出土文物中发现了古代文献卷轴,这些用纸莎草纸誊写的卷轴可追溯到公元前 2550 年,记载了在胡夫国王统治期间建造吉萨大金字塔最后几年的盛况。这是古埃及历史上最早发现使用纸莎草纸的证据。

大约 4500 年前,古埃及人开始种植“纸莎草”草坪,并将其命名为天空之草“Aaru”,他们使用这种神圣的植物制作纸质卷轴,并在其上书写宗教著作。古埃及人发现了使用这种芦苇茎制作纸张的方法,他们将芦苇茎坚硬的绿色外皮剥去,然后切成细长的条状,并浸泡在尼罗河的圣水中,最后将其垂直放置两层。纸张成形后,在两张亚麻细布之间压几天,然后晾干,即可形成一张精美的书写纸。将若干张纸莎草纸首尾相连可形成一个长达 100 英尺或更长的卷轴,人们可在上面书写宗教手稿。

约翰内斯·古腾堡于 1439 年通过发明机械活字印刷术革新了相关知识,与此相比,古埃及人则提早进行了书写知识革命,这比古腾堡还要早 4 千年。

古埃及人此前在骨头、ostraka(陶器)、石头和其他材料上进行书写以保存重要记录,但是在发明造纸技术后(以古代文字“纸莎草纸”命名),他们便开始用这种圣纸来写作、画画,描绘生活中的一切。

现在,通过纸莎草纸卷轴,我们可以了解到当时的人们是如何生活、彼此关爱、互相交流以及计数的几乎所有信息。